当前位置:首页 > 生态文明 > 林苑文学

找寻那一抹绿

来源:
日期:2017-09-19
【 字体:

  

  那一抹绿曾簇拥着人类的祖先,那一抹绿曾远离人类的视线,渴望着——绿色再回到从前,依旧满眼春风,依旧葱茏盎然……

  岁月的惯性犹如那座陈旧的老钟,依然滴答滴答地苦度孤寂时光,而曾经苍翠的山河却在肆无忌惮的风沙摧残下凸显枯黄渐失血色,在寻找回家的这段路上留下深深的脚印以及成堆尸骨凝固恒久不变的影像。也许远古楼兰的荒寂空旷无法阻挡风沙的侵袭而无奈地打开魔鬼的闸门,也许咆哮的黄河怒吼没有把孽缘拒之祁连山外而任由野马狂奔,无助的百姓在期盼神灵保佑的瞬间只有用泪水诠释着渴望。

  自然界的无情源于人类的无知与野蛮,藏羚羊在雪域高原的风中哀号,那是因为捕猎者摧毁了它的家园,戮杀它的亲人,无助的呼救成为它绝望中控诉及对明天的困惑与渺茫。在偌大的绿色海洋里,人们或许不会在意其中的某一株小树,假若五千年前轩辕帝栽下的古柏至今依旧浓荫蔽日,那么,流传下来的便是后人对绿色的无限钟爱与畅想。一种执着引领一种使命,为绿色赋予上新的生命而流光溢彩,也就在不经意间承载着期待与渴望。

  因为有了那一抹绿的葱茏,才让人类一代代赖以生存,平安地成长繁衍,让别样的魂魄在风尘雪雨和生活的苦涩中彰显无与伦比的豪迈与悲壮。是那一抹绿让一往无前的践行会在人渺茫中看到一线希望。犹如一缕星辰,让在生命窒息的空间里拥有一种希望,让迷途的生命重新找到回家的途径,在寒风瑟瑟中感受上帝降临的那一缕温暖阳光。

  生命总会在时间流逝中某一个特定的点幡然顿悟,也许在某一叶片舒展于枝条地那一刻捕捉到最美的瞬间,抑或在“鸿声断续暮天远,柳影萧疏秋日寒”的季节里领悟到秋的美丽与绵长。虔诚的渴望常常伴随着生命的颂歌在追求中飘落,那是成熟的理性承载着并寄予未来全部执着中的一种绽放,一如既往的轮回在反复印证中获得新生的愉悦与激荡。

  当“绿色文化”成为一种时尚文化被载入文献史册时,被领袖倡导的植树热潮总是在一个既定的季节里热火朝天地唱响,在为“董仙杏林”故事感动的那一刻起方顿悟绿色带给人类有太多的感慨与遐想。在没有遭遇灾难厄运的祥和日子里总是被人类遗忘,没有人能记得那一抹绿的干渴冷暖与忧伤,但凡有一丝活力,那赖以生存的根系便顽强的钻出地面永远笑迎暖阳。

  抬眼溪前的一簇小草与远处崖上的一束野花也许俗不可耐,但它们却能以微弱的身躯与脆弱的生命去装点大地的美丽,甘愿守望烈日与孤寂,成就人类愉悦却饱尝冷落与践踏的时光。无论时代如何发展与变迁,也无法改变云卷云舒花开花落的轮回自然。只有那一抹新绿的葱茏才能够带给人类心情惬意地去憧憬未来,去浮想联翩地领悟大自然赋予人类的更多遐想与渴望。

  失去了也许还可以再来,神化传递的智慧与风貌或许已成为人类最古老的精神财富依旧被人类享用,“天地与我并生,而万物与我为一”,在过分陶醉人类兼容于自然界的瞬间铭记弥足珍贵的努力就是对那一抹绿的挚爱与无悔的信仰!

  找寻那一抹绿的世界总要在人类受到惩罚后才幡然醒悟先前的无知与愚昧。“无林之邦”的楼兰悲剧不可重演,“诺亚方舟”的预言再现是印证人类惊醒后对明天的渺茫。当人类没有力气去征服自然界的疯狂报复又不能重新复原曾经生存环境的时刻,祈望与借助图腾的努力还不如让我们面对大自然多做些栽植吧,以感动上帝对人类以眷顾赐予平安和吉祥……(李福花)

(责任编辑:林业厅_王牧原)
  
  • 主办单位:吉林省林业厅 承办维护:吉林省林业信息中心 地址:长春市亚泰大街3698号 吉ICP备12001355号